老兩口還清債後一身輕鬆 李波 攝
老兩口的住處 現代快報記者 胡涓 攝

妻子邱鳳英在打掃衛生 李波 攝
  11月21日,在南通崇川區金輝花園小區附近的一家銀行里,66歲的曹元高和63歲的邱鳳英深吸一口氣後,將“捂”在家裡兩年多的2.1萬元錢存進了浙江的一個賬號內。“賬終於還清了!”看著手中的存款憑證,老兩口懸在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了下來。  其實,讓老曹夫婦牽腸掛肚多年的這5萬元債務,是兒子3年多前欠下的。當時,小曹的飯店無法維持經營關了門,並欠下了些債務,其中包括朋友謝文華借給他的5萬元。得知此事後,老曹夫婦當即立下承諾——“這筆錢,我們來還!”自那以後,老兩口就成了金輝花園內5個地下車庫的“24小時看管員”,他們吃住都在車庫裡,存夠一筆錢就匯給對方。這期間,由於不慎弄丟了謝文華的電話號碼,老兩口整整找了債主兩年多,直至最近才聯繫上。
  現代快報記者 胡涓 嚴君臣
  起因

  飯店經營困難,兒子借了5萬元
  曹元高夫妻倆是海安人,膝下有一子一女。十多年前,老兩口先後從南通一家公司退休,從那以後便一直幫著孩子拉扯生活。今年37歲的兒子小曹很有衝勁兒,畢業後就來到南通打拼,做過蜜餞生意也賣過牛奶。沒過幾年,他就攢了200萬元左右。在朋友的勸說下,小曹下定決心轉行。2009年,他在狼山腳下開了一處占地六七百平米的飯店。
  剛開業時,飯店生意一直不錯。不久後,曹元高夫婦倆也從原本居住的開發區趕來幫忙,除了帶帶孫子,還抽空幫飯店洗洗碗筷。然而,錶面風光的背後,小曹背負的壓力卻越來越重——雖然每天幾乎都座無虛席,但很多客人總是欠賬。小曹夫妻倆臉皮薄,許多賬單往往不了了之。長此以往,飯店內的資金常常周轉不靈,有時連給員工發工資都很困難。
  “那時店里有八九個廚師,加上服務員一共有10多個人,我和老伴還拿積蓄給大伙發過工資。”曹元高回憶說,在2010年,兒子曾經向謝文華借了5萬元,想暫時撐兩天,等過一陣子就還。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,從那以後飯店經營狀況一直沒有好轉,到了第二年春天實在支持不下去,只能關門。
  老兩口承諾“這筆錢我們來還”
  謝文華也是個實誠人,和小曹一起做過蜜餞生意,後來小曹轉行開飯店,他也來店里幫忙。當小曹要借錢時,手頭拮据的謝文華給父母打了電話,湊了這5萬元錢。
  2010年秋天,見小曹遲遲拿不出錢,當時已經離開飯店的謝文華來催過一次,但也沒有急著要。但這事兒,被正好在店內的曹元高夫婦知道了。他們二話沒說,就向謝文華承諾:“別擔心,這錢我們來還。”
  關了飯店後,老兩口賣了家中的兩套房,一共80多萬,這筆錢用來填補飯店以前欠下的賬目。老兩口還寬慰情緒低落的小曹:“你還年輕,沒事,再來一次白手起家。”放手讓兒子繼續“闖盪”後,老兩口也決心放手一搏,將謝文華的這筆錢給還上。
  曹元高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他和老伴兒的退休金都不高,為了早點還上債務,便四處找地方打工。不久後,通過朋友介紹,他們找到了現在這份工作——金輝花園內五個地下車庫的“24小時看管員”,除了照看車庫,還要打掃衛生,兩人每個月工資是1600元。為了工作方便,他們住進了車庫的一角,平時吃住都在裡面。雖然外人看來有些辛苦,但夫妻倆對此已經十分滿足。
  奮鬥

  “蝸居”地下車庫一角,打工還債
  “來坐呀,沒關係。”昨天下午,現代快報記者來到位於南通市崇川區的金輝花園,順著小區居民的指點,找到了曹元高夫妻倆居住的車庫。沿著一個陡坡走入昏暗的地下,聽到動靜的邱鳳英探出了身子。得知現代快報記者的來意後,她很熱情地拉來幾張椅子招待。
  他們居住的地方,就在車庫入口南側,約一個車位左右的空間。幾張破床單和舊窗帘,隔成了一個小小的“帳篷”,曹元高夫妻倆便“蝸居”在此。撩開帘子可以看到,這個不足10平米的空間被隔成了兩間,北側堆放著衣物、棉絮等雜物,南側放置了一張舊床。床鋪對面是一個五斗櫥,上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日用品。
  “這個音響原來是壞了被扔掉的,我撿回來修一修又好用了,布帘子也是老住戶搬家廢棄的,我見扔了可惜就拿回來。”曹元高一邊展示一邊說。記者看到,這些錶面看起來完好的椅子,其實都被他“改造”過,幾根細鐵絲,一塊舊木板,原本的廢棄物就再度派上了用場。
  這三年多來,老兩口的家當大多是如此“炮製”的,價格最高的,是一輛藍色的二手電動三輪車,當時花了800元錢。原來,雖然車庫內通電,但卻通不了水。洗澡、燒飯、拖地,都需要從外面運。為了提高效率,他們買了這樣一輛三輪車,一次能打四五桶水,有時還能幫忙接接孫子。
  “每天工作時間大概是11到12個小時,我們每天拖一個車庫的地,閑的時候就聽聽收音機,幫小區種種花。”順著曹元高的指點,現代快報記者看到,路旁的月季、菊花等開得正艷,而格外顯眼的是一條20米左右長的小路,路面上鋪著十幾塊毛氈,雖然昨日剛下過場小雨,但走上去卻格外平坦。老曹說,之前有居民在這條路上摔過跤,他知道後就用建築垃圾把路鋪平整了些,老伴則撿來些廢棄毛氈蓋在上面,自己“修”了這條路。
  變故

  意外弄丟聯繫方式,苦尋債主兩年
  在外人看來,老兩口的“蝸居”生活很辛苦,但曹元高卻挺滿足。兒子心疼他們,總是“抗議”他們去工作,但老兩口卻不為所動。“前不久物業剛給我們多分了個活兒,撿撿外面草坪上的垃圾,每人每個月多600塊錢。”曹元高說,日子十分簡單也很充實,每天想的就是完成工作,然後數數已經攢了多少錢。
  每攢夠兩三千元,老兩口就會跑一趟銀行,把錢匯到謝文華的賬戶上。一年多後,他們匯過去的錢已經有了3.1萬元。意外的是,有一天,他們正上小學的孫子無意中扯壞了備忘錄,弄丟了謝文華的電話。然而,這時謝文華已經前去浙江做生意。無法確認匯款是否到賬,老兩口在繼續匯了兩次錢後,決定先找到對方的聯繫方式。
  當時,曹元高手頭上只有謝文華的名字和銀行賬號。兩年來,老兩口不知跑了多少趟銀行和派出所,但總是無功而返。“有一次我去銀行,想讓工作人員幫我聯繫謝文華,但是他們卻說這是客戶的隱私,不能隨便告訴我們。後來我把厚厚一沓匯款單帶過去,但也沒用。”銀行不成,再去附近派出所,然而民警的回覆也和銀行一樣,由於涉及到個人隱私,不方便透露。
  這讓老兩口犯難了,茫茫人海,上哪兒去找謝文華呢?欠的一萬九千元錢就像一塊巨石,壓在兩個老人的心口上,一直不痛快。而此前,小曹也曾通過各種途徑,試圖與謝文華聯繫,也一直未能如願。前不久,百般無奈的老兩口想到了向媒體求助。
  在媒體工作人員的幫助下,銀行工作人員最終同意,先由他們與謝文華取得聯繫。這次,老曹夫婦終於找到了“失聯”兩年多的債主。
  結局

  連本帶息還清,老人了卻一樁心愿
  在與謝文華通過話後,曹元高夫妻倆從家裡拿出攢下的2.1萬元,給他匯了過去。“其中兩千塊錢算是利息,人家也是好心幫我們。”老曹笑著說,還上這筆債後,他們感覺到了久違的輕鬆。而謝文華也表示被兩位老人的行為感動,自己也一直牽掛著他們。
  在採訪中,現代快報記者發現,兩位老人衣著朴素,雙手很粗糙。曹元高說,老伴兒邱鳳英曾十分熱衷跳廣場舞,也愛逛街,自己喜歡拉二胡、養花養鳥。如今,他們已經再沒有閑情去經營自己的愛好了,甚至連續兩三年沒有時間回老家過年。老兩口只有一個心愿,就是孩子的事業順利,“我們還打算繼續在這裡做下去,年紀大了,有點事情做覺得充實。”
創作者介紹

歐洲

zq96zqeb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