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記者 李傳新 通訊員 黃菲菲
  “微笑是教育最美的語言。”在吳蒲姣的備課本扉頁,都有這樣一行娟秀的字跡。
  “微笑”是她從教37年的格言,也同她如影隨形。
  吳蒲姣是平江縣加義鎮六如學校校長、高級教師。16歲開始代課,18歲任初小校長,20歲任完小校長,一直在平江的大山裡耕耘。通過她的努力,在連雲村小,她建起了平江縣第一所農村紅磚青瓦的寄宿制學校。六如學校成為岳陽市辦學條件最好的鄉村小學之一。37年來,她像山野中堅毅的蒲公英,把愛播撒在孩子們的心田。
  9月初,記者走進六如學校,滿眼儘是紅楓和紅茶花。宣傳窗里溫馨的標語讓人會心一笑。“進了六小門,就做微笑人;出了六小門,永做微笑人”;“校園因為你的笑臉而充滿歡樂,學校因為你的可愛而更加美麗”。在“微笑六年,幸福一生”文化理念熏陶下,師生們感到快樂。
  吳蒲姣的“微笑教育”,獨具魅力。在課堂上,教師要微笑著面對孩子。不管學生做錯了什麼事,說錯了什麼話,都不允許打罵、體罰。在課堂外,給學生提供健康的飲食,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。她說,六如學校決不允許有小賣部。
  “微笑教育”最重要的就是愛。鄰居家有個智障兒子劉歡,大小便不能自理。他的父親在外打工。母親乾農活,還要惦記著回家給兒子換洗褲子。吳蒲姣主動找到劉歡的母親,表示可以把他接到班上跟讀。接到學校後,吳蒲姣把劉歡的座位排到最前面。每次感覺氣味不對時,迅速牽著劉歡到自己房裡洗好屁股,換好褲子。下課了,又忙著把臟褲子洗乾凈。冬天里,吳蒲姣還要專門為他烘乾褲子……幾年時間,吳蒲姣堅持為劉歡洗褲子。小學畢業時,劉歡的母親拉著吳蒲姣的手說:“老妹呀,帶我的伢子,你比我這個做親娘的還做得周到哦!”
  學生袁再英,父母離異,與患病的父親相依為命,家中債臺高築。袁再英經常餓著肚子上學,連雙鞋子都穿不上。看著這個苦命的孩子,吳蒲姣替袁再英交了3個學期的學費,每年買一套春裝、一套冬裝,還做了幾雙棉鞋。
  其實,吳蒲姣身體不好。有一段時間,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,腳疼得不能走路,但她堅持搬著凳子坐在講臺上。孩子們很懂事,一下課就跑到講臺上,爭著當吳蒲姣的“拐杖”,搶著到食堂給她打飯。她說:“這麼多孩子心疼我,我心裡真的特別開心。”
  吳蒲姣不僅微笑教學,更是微笑著面對生活。“生活虐我千百遍,我待生活如初戀”,這是吳蒲姣的真實寫照。
  1997年,她愛人因尿毒症,年僅38歲不幸去世。吳蒲姣選擇了堅強,也選擇了微笑。“丈夫走了,我還得活下去。我不能倒下,孩子們在學校等著我呢。”
  堅強是必須的。除了教好學生,她還要服侍公婆和年幼的兒子,還要節衣縮食去還清丈夫治病留下的債務。
  微笑也是必須的。因為她怕自己的情緒影響公婆和孩子,痛在心裡,笑在臉上。10多年過去了,她的公婆依然健在,她的兒子也已成家立業。
  吳蒲姣說:“無論遇到什麼困難,都要挺住,都要快快樂樂地微笑生活。”  (原標題:微笑的“蒲公英”)
創作者介紹

歐洲

zq96zqeb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